江映雪殷寒彻全文阅读最新 江映雪殷寒彻小说目录

发布:清风下载网 热度:℃ 2024-02-12 17:14:26

《江映雪殷寒彻》 第二章 免费试读四周一片宁静。沈阙目光冰冷:“你凭什么觉得,我会要一个嫁过人的女子?”江映雪愣在原地,反应过来后急忙道:“你我本就有婚约,如果不是昨日意外,你本来是要娶我的不是吗?”“更何况,我与殷寒彻什么都没发生。”沈阙却反问:“所以呢?”江映雪再次愣住了。沈阙一次又一次的拒绝,让她无措。不该是这样的!江映雪攥紧手,再一次问:“你还记得吗?我初到京城被那些贵女欺负时,是你帮我解围!”沈阙答:“顺手而已。”“你教导我时,时常将我留下与你共同探讨学识。”“你天姿愚钝。”他们还曾经共游花灯节,一同讨伐叛贼,在山洞里待了一夜,互相取暖。曾经对于江映雪而言,那些甜蜜的回忆,此刻却不敢再问。怕被沈阙一一否认。偏偏沈阙这时又开口:“江小姐还有什么要问的?”江映雪脸色苍白,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送客。”沈阙收回视线,没有再看她一眼。江映雪终究还是被下人请了出去。她站在国师府门口,心口一抽一抽的疼。她以为,沈阙是心悦自己的,否则前世也不会三番四次搭救于她。可现在却发现好像不是这样?带着满腔酸楚困惑回到将军府。门房瞧见她,连忙迎上来:“大小姐,殷都统上门了,正在前厅和将军议事呢。”殷寒彻?!江映雪柳眉一下子蹙紧。她父亲带兵打仗多年,一向看人很准。可偏偏殷寒彻会隐藏,就连她父亲都没发觉他的狼子野心,还特别喜欢他。最后却害的将军府满门被污通敌叛国,含冤惨死。想到这,江映雪连忙赶去前厅。一进去,就听到殷寒彻正在表态:“将军,末将与雪儿已拜了天地,我愿对天许诺,我会一辈子爱她,敬她,不纳妾,只她一人足矣。”江父面色似有动容。江映雪看在眼里,连忙走上前:“不需要。”“父亲,我已与他和离,又无夫妻之实,没有任何牵扯。”殷寒彻看向她,一脸欲言又止:“你是觉得我配不上你?”一旁,江父也道:“雪儿,错嫁一事已成定局,寒彻也是个良人,你又何必非要拒绝?”江映雪知道,如果今天没有个理由,别说殷寒彻,父亲也不会允许她这般胡闹。她一咬牙:“沈阙答应会重新娶我。”闻言,殷寒彻的眼底闪过抹不快,但很快就隐去,又恢复成失落模样。没过多久,就起身告退。送走他后,江映雪也回了自己的如意院。突然,库房的人来问:“小姐,您的嫁妆都抬回来了,那库房里国师的聘礼,可要退回去?”江映雪一怔,垂眸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大红嫁衣。这也是沈阙送来的聘礼里的其中之一。她当时看到婚服,想着要嫁给心爱的男人,是多么的开心。可现在却恍如隔世。这时,一个下人走了进来:“小姐,国师身边的如墨来了。”如墨是沈阙的左膀右臂,若非重要的事情,不会让他来。莫名的,江映雪心里有些不安。她来到将军府门前,就见门前聚集了许许多多百姓,议论纷纷。江映雪一出来,如墨就走到她面前:“江小姐,请将我们国师大人的聘礼如数退还。”江映雪知道这是男女退婚的流程。她刚要吩咐身边丫鬟如数退回去,却先一步看到了人群中的殷寒彻。江映雪心中一慌。如果聘礼退了,便证明她之前说‘沈阙要重新娶她’的话是假的!殷寒彻必定还会纠缠,她怕所有的事情又会变成前世那样……江映雪死死攥着手:“聘礼不会退,我和沈阙……”然而话没说完,就被如墨打断:“江小姐与国师不会再有关系。”“国师大人已向陛下请旨,终生不娶。”

《江映雪殷寒彻》 第二章 免费试读

四周一片宁静。

江映雪殷寒彻全文阅读最新 江映雪殷寒彻小说目录

沈阙目光冰冷:“你凭什么觉得,我会要一个嫁过人的女子?”

江映雪愣在原地,反应过来后急忙道:“你我本就有婚约,如果不是昨日意外,你本来是要娶我的不是吗?”

“更何况,我与殷寒彻什么都没发生。”

沈阙却反问:“所以呢?”

江映雪再次愣住了。

沈阙一次又一次的拒绝,让她无措。

不该是这样的!

江映雪攥紧手,再一次问:“你还记得吗?我初到京城被那些贵女欺负时,是你帮我解围!”

沈阙答:“顺手而已。”

“你教导我时,时常将我留下与你共同探讨学识。”

“你天姿愚钝。”

他们还曾经共游花灯节,一同讨伐叛贼,在山洞里待了一夜,互相取暖。

曾经对于江映雪而言,那些甜蜜的回忆,此刻却不敢再问。

怕被沈阙一一否认。

偏偏沈阙这时又开口:“江小姐还有什么要问的?”

江映雪脸色苍白,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送客。”沈阙收回视线,没有再看她一眼。

江映雪终究还是被下人请了出去。

她站在国师府门口,心口一抽一抽的疼。

她以为,沈阙是心悦自己的,否则前世也不会三番四次搭救于她。

可现在却发现好像不是这样?

带着满腔酸楚困惑回到将军府。

门房瞧见她,连忙迎上来:“大小姐,殷都统上门了,正在前厅和将军议事呢。”

殷寒彻?!

江映雪柳眉一下子蹙紧。

她父亲带兵打仗多年,一向看人很准。

可偏偏殷寒彻会隐藏,就连她父亲都没发觉他的狼子野心,还特别喜欢他。

最后却害的将军府满门被污通敌叛国,含冤惨死。

想到这,江映雪连忙赶去前厅。

一进去,就听到殷寒彻正在表态:“将军,末将与雪儿已拜了天地,我愿对天许诺,我会一辈子爱她,敬她,不纳妾,只她一人足矣。”

江父面色似有动容。

江映雪看在眼里,连忙走上前:“不需要。”

“父亲,我已与他和离,又无夫妻之实,没有任何牵扯。”

殷寒彻看向她,一脸欲言又止:“你是觉得我配不上你?”

一旁,江父也道:“雪儿,错嫁一事已成定局,寒彻也是个良人,你又何必非要拒绝?”

江映雪知道,如果今天没有个理由,别说殷寒彻,父亲也不会允许她这般胡闹。

她一咬牙:“沈阙答应会重新娶我。”

闻言,殷寒彻的眼底闪过抹不快,但很快就隐去,又恢复成失落模样。

没过多久,就起身告退。

送走他后,江映雪也回了自己的如意院。

突然,库房的人来问:“小姐,您的嫁妆都抬回来了,那库房里国师的聘礼,可要退回去?”

江映雪一怔,垂眸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大红嫁衣。

这也是沈阙送来的聘礼里的其中之一。

她当时看到婚服,想着要嫁给心爱的男人,是多么的开心。

可现在却恍如隔世。

这时,一个下人走了进来:“小姐,国师身边的如墨来了。”

如墨是沈阙的左膀右臂,若非重要的事情,不会让他来。

莫名的,江映雪心里有些不安。

她来到将军府门前,就见门前聚集了许许多多百姓,议论纷纷。

江映雪一出来,如墨就走到她面前:“江小姐,请将我们国师大人的聘礼如数退还。”

江映雪知道这是男女退婚的流程。

她刚要吩咐身边丫鬟如数退回去,却先一步看到了人群中的殷寒彻。

江映雪心中一慌。

如果聘礼退了,便证明她之前说‘沈阙要重新娶她’的话是假的!

殷寒彻必定还会纠缠,她怕所有的事情又会变成前世那样……

江映雪死死攥着手:“聘礼不会退,我和沈阙……”

然而话没说完,就被如墨打断:“江小姐与国师不会再有关系。”

“国师大人已向陛下请旨,终生不娶。”

评论
评论
发 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