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凌尘谢云烟免费全文无弹窗 捂不热的是霍凌尘的心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清风下载网 热度:℃ 2024-02-12 17:14:25

《捂不热的是霍凌尘的心》 第三章 免费试读此言一出,满屋空气顿时凝结。霍凌尘神色骤变:“休要胡言!公主为君,我为臣,怎可辱了公主名声!”谢云烟仔仔细细看着他。义正言辞的模样,几乎看不出半分私情。若不是她曾亲眼见过姻缘树下他的温柔神情,她就信了。压下满心苦涩,谢云烟垂眸:“时辰不早了,休憩吧。”见谢云烟转移话题,霍凌尘狠狠皱眉,冷冷:“我还有事处理,今晚在书房歇息。”谢云烟愣住。霍凌尘转身就走,门重重合上。谢云烟看着手中香囊和难受针孔,忽觉自己可笑至极。她僵硬地扯了扯唇角,把香囊胡乱收起。睡在床上,冷被冷榻,冷得人发颤。一夜未眠,挨到天明,谢云烟起身去练剑。片刻后,下人来报。“将军,烨王邀您晌午在迎春楼会面,要为您接风洗尘。”烨王,沈辞烨,与她相识18年的青梅竹马。回京两日,两人还未见过面。晌午,迎春楼。谢云烟一进去,就见沈辞烨已经喝了个半醉,托着下巴叫人继续斟酒。见到谢云烟,就上前拉她:“云烟!我们多久未见了?”“半年有余。”“唉,自你成家以后,我们便聚少离多了,来!我敬你一杯!”谢云烟与他碰杯,一饮而尽,随口道:“你倒是逍遥,老王妃为你的亲事可是要愁上火了。”“哎,我一个废物闲散王爷,哪家贵女看得上我?别提这些,咱哥俩好不容易出来喝酒,今天要不醉不归!”沈辞烨给她倒酒。按理闲散王爷该就藩,但沈辞烨被皇帝忌惮,一直被留在京城,连婚事也耽搁了。谢云烟知道他的不容易。忆起自家亦有本难念的经,心中不免又泛起苦涩。说两个人喝酒,沈辞烨却先醉了。他喝多了,脚下一滑,就朝谢云烟摔去。谢云烟撑住他,无奈道:“跟你喝酒,真是越喝越愁!”从身后看过去,却像是两人依偎着一般。酒楼中,一个御史看到了这一幕,脸色一变。叫人将沈辞烨送回府,谢云烟转身去宫里拜见姐姐。姐姐谢秋雪是当今贵妃,也是如今她唯一的亲人。十五年前,谢云烟的父亲与兄长以身御敌,死在了战场上。母亲悲痛欲绝,生了一场大病也跟着去了,只剩下两姐妹相依为命。姐姐十六岁时进宫成了妃子,谢云烟则带着谢家世代相传的红缨枪上了战场。贵妃谢秋雪看到她,很是高兴,紧紧拉着她的手不住打量:“怎么又瘦了那么多……”谢云烟笑着反握住她的手,拉着姐姐坐下:“没有的事,姐姐,你在宫中过得如何?”谢秋雪入宫多年,虽身居高位,却已经没了两个孩子。宫中的尔虞我诈、步步为营,皆叫人蹉跎。谢云烟眸光担忧,感觉姐姐才是瘦了不少。“我过得挺好,皇上也时常会来。”谢秋雪对自己的事一笑而过,又叮嘱说,“这几年战事频繁,你与首辅聚少离多,如今太平了,你也该退回后院,夫妻俩亲近亲近。”谢云烟闻言,心中苦涩。“……好。”她勉强一笑,应了下来。她不想叫姐姐担心,却又不禁怀疑——可若是他的喜欢给了另一个人,自己的努力还会有用吗?……两姐妹久别再见,心里头的话积攒了不少,像儿时一般抵足夜谈。隔日。谢云烟醒来,便直接从贵妃殿中去上朝。霍凌尘已经到了,两人视线相撞,又很快移开视线,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两人各为文武两官之首,文左武右,站在最前方。谢云烟攥紧手,有些怅然。片刻后,众人行礼、上朝。“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众爱卿平身!”太监高声问:“有本上奏否?”一名御史立即出列,双手执笏,严肃道:“陛下!臣有本要奏!”“何事启奏?”御史鞠了一躬,看向谢云烟,大声宣告。“臣要弹劾谢大将军!不守妇道妇德!身为有夫之妇,竟在大庭广众之下,与男子饮酒嬉闹!”

《捂不热的是霍凌尘的心》 第三章 免费试读

此言一出,满屋空气顿时凝结。

霍凌尘谢云烟免费全文无弹窗 捂不热的是霍凌尘的心小说在线阅读

霍凌尘神色骤变:“休要胡言!公主为君,我为臣,怎可辱了公主名声!”

谢云烟仔仔细细看着他。

义正言辞的模样,几乎看不出半分私情。

若不是她曾亲眼见过姻缘树下他的温柔神情,她就信了。

压下满心苦涩,谢云烟垂眸:“时辰不早了,休憩吧。”

见谢云烟转移话题,霍凌尘狠狠皱眉,冷冷:“我还有事处理,今晚在书房歇息。”

谢云烟愣住。

霍凌尘转身就走,门重重合上。

谢云烟看着手中香囊和难受针孔,忽觉自己可笑至极。

她僵硬地扯了扯唇角,把香囊胡乱收起。

睡在床上,冷被冷榻,冷得人发颤。

一夜未眠,挨到天明,谢云烟起身去练剑。

片刻后,下人来报。

“将军,烨王邀您晌午在迎春楼会面,要为您接风洗尘。”

烨王,沈辞烨,与她相识18年的青梅竹马。

回京两日,两人还未见过面。

晌午,迎春楼。

谢云烟一进去,就见沈辞烨已经喝了个半醉,托着下巴叫人继续斟酒。

见到谢云烟,就上前拉她:“云烟!我们多久未见了?”

“半年有余。”

“唉,自你成家以后,我们便聚少离多了,来!我敬你一杯!”

谢云烟与他碰杯,一饮而尽,随口道:“你倒是逍遥,老王妃为你的亲事可是要愁上火了。”

“哎,我一个废物闲散王爷,哪家贵女看得上我?别提这些,咱哥俩好不容易出来喝酒,今天要不醉不归!”

沈辞烨给她倒酒。

按理闲散王爷该就藩,但沈辞烨被皇帝忌惮,一直被留在京城,连婚事也耽搁了。

谢云烟知道他的不容易。

忆起自家亦有本难念的经,心中不免又泛起苦涩。

说两个人喝酒,沈辞烨却先醉了。

他喝多了,脚下一滑,就朝谢云烟摔去。

谢云烟撑住他,无奈道:“跟你喝酒,真是越喝越愁!”

从身后看过去,却像是两人依偎着一般。

酒楼中,一个御史看到了这一幕,脸色一变。

叫人将沈辞烨送回府,谢云烟转身去宫里拜见姐姐。

姐姐谢秋雪是当今贵妃,也是如今她唯一的亲人。

十五年前,谢云烟的父亲与兄长以身御敌,死在了战场上。

母亲悲痛欲绝,生了一场大病也跟着去了,只剩下两姐妹相依为命。

姐姐十六岁时进宫成了妃子,谢云烟则带着谢家世代相传的红缨枪上了战场。

贵妃谢秋雪看到她,很是高兴,紧紧拉着她的手不住打量:“怎么又瘦了那么多……”

谢云烟笑着反握住她的手,拉着姐姐坐下:“没有的事,姐姐,你在宫中过得如何?”

谢秋雪入宫多年,虽身居高位,却已经没了两个孩子。

宫中的尔虞我诈、步步为营,皆叫人蹉跎。

谢云烟眸光担忧,感觉姐姐才是瘦了不少。

“我过得挺好,皇上也时常会来。”谢秋雪对自己的事一笑而过,又叮嘱说,“这几年战事频繁,你与首辅聚少离多,如今太平了,你也该退回后院,夫妻俩亲近亲近。”

谢云烟闻言,心中苦涩。

“……好。”

她勉强一笑,应了下来。

她不想叫姐姐担心,却又不禁怀疑——

可若是他的喜欢给了另一个人,自己的努力还会有用吗?

……

两姐妹久别再见,心里头的话积攒了不少,像儿时一般抵足夜谈。

隔日。

谢云烟醒来,便直接从贵妃殿中去上朝。

霍凌尘已经到了,两人视线相撞,又很快移开视线,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两人各为文武两官之首,文左武右,站在最前方。

谢云烟攥紧手,有些怅然。

片刻后,众人行礼、上朝。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爱卿平身!”

太监高声问:“有本上奏否?”

一名御史立即出列,双手执笏,严肃道:“陛下!臣有本要奏!”

“何事启奏?”

御史鞠了一躬,看向谢云烟,大声宣告。

“臣要弹劾谢大将军!不守妇道妇德!身为有夫之妇,竟在大庭广众之下,与男子饮酒嬉闹!”

评论
评论
发 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