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渝欧安逸凡最后结局 安渝欧安逸凡完结版免费阅读

发布:清风下载网 热度:℃ 2024-02-12 17:14:17

《暗恋的娇羞》 第一章 毕业回家 免费试读夜幕初上,雨荇小区内已经亮起了路灯,这里大部分房子的格局还是像以前那种老式房子的步局,所以现在走在小道上,都还能品出当年走上这里的味道。安渝欧慢悠悠地走在那条悠长而又无比熟悉的小道,虽然此时左手边提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右手边还挎着一个笨重的手提包,但是她却一点都不觉得累,心里也没有那种想早点卸下身边的这两个包袱的渴望。多少年了,有多少年没有像现在这样踩着几许月光走在这里了,记忆中,那个紧紧拉着两个不一样大小但一样温暖的小女孩,在夜色下奔跑的画面慢慢在脑海里清晰。深深地吸了一口夜里宁静的空气,尽情感受这令人怀念的一切。记得爸妈说自从他们结婚后就一直住在这里,而自己一出生就没离开过这里,这里有她儿时的笑,儿时的哭,儿时的......小道不长,不一会就来到自家的门口,即使自己想要在夜灯下慢慢怀念以前的时光,但是现在想见见分开将近一年的爸爸妈妈的渴望,更甚过这个。放下手中两个笨重而大的东西,伸手往包里掏了掏不知道扔在哪个角落的钥匙。但是摸索半天,却还是找不到,忽然懊恼自己怎么过了这么多年了,还不懂得未雨绸缪,依旧是慢性子,应该在收拾行李的时候,将钥匙放在另一个好拿的位置的。就在安渝欧准备放下包,在进行进一步地查找的时候,眼前的门吱呀地一声开了。“爸......”安渝欧见里面出来的熟悉的高大的身影,扔下手中还在捣弄着的包,激动地扑进那人的怀里。开门的正是安渝欧的爸爸安逸凡,他刚开门,就看到蹲在地上不知道在找钥匙的人影,忽然间就扑进自己的怀里。虽然这个动作让他有点措不及手,但是一听到那个熟悉的叫唤声,不用猜就知道,是他的宝贝女儿回来了。“琳琳......”安渝欧还沉浸在父亲宽大而温暖的怀抱里,一个熟悉的声音又从房里传了出来。“妈妈!”安渝欧从安逸凡的怀里出来,看着从里面出来的妈妈沈幽“诶,我的琳琳终于回来了。”沈幽快步走了出来,一把搂过比自己高了一个半头的安渝欧。“嗯,妈妈,琳琳回来了。爸,我回来了。你们的女儿回来了。”安渝欧窝在沈幽的怀里,开心地说道。“咳咳咳,你们啊,真是的,先回家,回家再说。”看着安渝欧平安回来一家团圆,安逸凡也很兴奋,但是现在大晚上的,天色也不早了,站在门外拥抱倒也不合适。再说他也心疼他的女儿,跑一天的路累了。“嗯嗯嗯,琳琳,我们回家。”沈幽听到了安逸凡的提醒,便也觉得这样不合适,便放开了自己日思夜想的乖女儿安渝欧,拉着她往家走安渝欧是他们的独生女,因为只有她这么一个孩子,他们给足了所有的疼爱。但是,安渝欧却也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所以他们更加疼爱她。“你这孩子,都说回来时通知我们一声,我们好去接你。结果倒好,你自己一人提着那么大的一个行李箱回来。”看到安渝欧狼吞虎咽地吃着自己刚刚下好的面,沈幽有心疼有开心,想到刚刚在门口的大大的行李箱,沈幽不禁埋怨地开口“就是啊,刚刚我还以为是小偷到咱们家了。你掏不出钥匙,不会按门铃啊。你按了门铃,爸爸妈妈自然会出来给你开门的。”安逸凡也觉得安渝欧这次不说一声就回家的做法是不对的,表面上跟沈幽一唱一和,其实心里也是十分心疼自己的女儿的。“爸妈,对不起。我只是想给你们一个惊喜,没想到没给你们惊喜,反倒给你们带来惊吓了。”安渝欧本是乖巧的孩子,听了二老的指责,自然是马上受教。听到安渝欧的道歉,安逸凡夫妇便也不想在继续追究女儿的过错了,毕竟安渝欧平安回家才是最关心的,而且安渝欧这次回来果真给他们带来惊喜。“琳琳,这回你找工作,不许离我们太远的。”二老颤抖着拿着安渝欧的学士学位证书,这回他们说什么都不想让自己的女儿远离自己了。想到以前,他们每年都是望眼欲穿,盼星星盼月亮地盼着安渝欧回家,现在好了,总算是毕业了,她们可不希望她再次远离自己了。“嗯,当然可以啦,这回我不仅带回一张证书,还带回我导师给我的介绍信。明天,我就可以拿着这封信去找离你们最近的工作了。”因为安渝欧上进,进大学以后,任何大学生的陋习都没有染上,所以她的学业成绩出色。又因为她也长的乖巧可爱,所以导师们便也喜欢她。这回回来,她的确带了一封其中最疼爱她的导师的介绍信。而且,这封信的工作单位就是本市。“啊,那真是太好了,凡,我们明天准备一桌酒席给咱们琳琳吧。为庆祝咱们琳琳回家,庆祝她顺利毕业,庆祝她顺利找到理想的工作。”沈幽一听安渝欧要回来这里工作的好消息,立马就回头跟安逸凡商量给他们的宝贝女儿庆贺的事。“嗯,好,这绝对要办,我们明天就弄一个大餐给琳琳。”安逸凡宠溺地看着妻子女儿,对于这项要求他自然也是举双手赞成的。“呵呵,谢谢爸爸,谢谢妈妈。”一室的欢声笑语,一室的温馨。晚上,安渝欧给自己舒服地泡了个澡之后,便回到自己的小房间。里面的东西还是像年前离开的那副模样,就连摆的位置都没有动过。爸爸妈妈不知什么已经将自己的行李收拾好了,安渝欧不用怎么整理,便可以安心地躺在自己睡了二十多年的床上。床铺还是干干净净地,就连床头柜上的大镜子也没有灰尘,足以见得她的爸爸妈妈有多么爱她。安渝欧心满意足地躺在大床上,脑海里竟是爸爸妈妈的关爱自己的片段,因为搭一天的车,的确是很累了,躺在床上没多久,就觉得意识开始模糊。但是不知是哪里的灯光一直闪着自己的眼睛,即使是很疲乏的眼睛还是无法彻底闭上双眼。安渝欧下床检查了一下床头柜上的夜灯,然后又看了其他的发光物,还是没发现骚扰自己的那束光。最后兜兜转转,无力地躺会床上。夜很静,也很黑,但是窗外确时不时传来一两声虫鸣。因为他们住的小区有一定的年代,所以外面的绿化带整的很好,自然到了晚上,这边会响起它们的交响乐。窗外的交响乐一向都有,对于从小伴着这些睡眠的安渝欧根本就不成为困扰,但是今天,她却莫名地想要找找这声源,许是不知名的光源让她觉得难以入睡吧。总之今晚回家,她总觉得自己忘了哪里。当然她自然不会大晚上的跑出自己的房间,再说她现在可是住的二楼,她只是想要那些虫鸣的具体方位。窗户上的窗帘没有拉上,安渝欧抱着抱枕向窗边走去。从这里望下去,外面刚好就是小道,夜色里悠长地蔓延着。安渝欧仔细聆听了一下外面的虫鸣声,忽然举得有一束光向自己投来。她循着光望去,刚好是对面。对面二楼跟自己对望的小窗户里悠悠地发着一丝强烈的光,不偏不巧就散发到她的这一边。那个小窗户很熟悉,熟悉到她忘了自己正在寻找虫鸣的声源。对面那家是林沐家,跟安渝欧一家做了已经六年的邻居。林沐,从安渝欧高中阶段,便成为她的暗恋对象。但是碍于林沐的优秀,安渝欧很是自卑,所以一直将这份感情珍藏着。看着对面发出的幽幽的光,安渝欧忘记了自己刚刚是想要做什么。只是望着,望着那个窗口。四年了,从安渝欧上大学以后,便一直没怎么见到过林沐。林沐当然每年也会回来过春节,但是他的工作一直很忙。即使回来,也是回来一起吃个年夜饭,转身便又投进工作中。安渝欧也找过他,但是每年都凑不到时间,不是林沐晚一点回来,就是林沐回来时安渝欧已经在返校的途中。但是,即便如此,安渝欧对林沐的感情依旧如初。但是,这种感情却从来不敢流露出来。平常林沐不在家的时候,那个窗口基本上是不会有灯光的,难道林沐现在在家。安渝欧在心底想着,既期待有害怕这些是自己的一个幻想。最后,等到对面的等彻底熄了,安渝欧才木木地回到自己的床上。‘沐哥哥,你还记得琳琳吗?沐哥哥,你是不是回来了?沐哥哥,你知道吗,我的心里一直住着个你......’本来回家是一件开心的事,但是一想到林沐,在快乐的心还是变得沉重了起来。安渝欧这一晚在浑浑噩噩中睡了下来,做了一晚上的梦,梦中都是她跟她的沐哥哥之间的点滴。

《暗恋的娇羞》 第一章 毕业回家 免费试读

夜幕初上,雨荇小区内已经亮起了路灯,这里大部分房子的格局还是像以前那种老式房子的步局,所以现在走在小道上,都还能品出当年走上这里的味道。

安渝欧安逸凡最后结局 安渝欧安逸凡完结版免费阅读

安渝欧慢悠悠地走在那条悠长而又无比熟悉的小道,虽然此时左手边提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右手边还挎着一个笨重的手提包,但是她却一点都不觉得累,心里也没有那种想早点卸下身边的这两个包袱的渴望。

多少年了,有多少年没有像现在这样踩着几许月光走在这里了,记忆中,那个紧紧拉着两个不一样大小但一样温暖的小女孩,在夜色下奔跑的画面慢慢在脑海里清晰。

深深地吸了一口夜里宁静的空气,尽情感受这令人怀念的一切。

记得爸妈说自从他们结婚后就一直住在这里,而自己一出生就没离开过这里,这里有她儿时的笑,儿时的哭,儿时的......

小道不长,不一会就来到自家的门口,即使自己想要在夜灯下慢慢怀念以前的时光,但是现在想见见分开将近一年的爸爸妈妈的渴望,更甚过这个。

放下手中两个笨重而大的东西,伸手往包里掏了掏不知道扔在哪个角落的钥匙。

但是摸索半天,却还是找不到,忽然懊恼自己怎么过了这么多年了,还不懂得未雨绸缪,依旧是慢性子,应该在收拾行李的时候,将钥匙放在另一个好拿的位置的。

就在安渝欧准备放下包,在进行进一步地查找的时候,眼前的门吱呀地一声开了。

“爸......”安渝欧见里面出来的熟悉的高大的身影,扔下手中还在捣弄着的包,激动地扑进那人的怀里。

开门的正是安渝欧的爸爸安逸凡,他刚开门,就看到蹲在地上不知道在找钥匙的人影,忽然间就扑进自己的怀里。

虽然这个动作让他有点措不及手,但是一听到那个熟悉的叫唤声,不用猜就知道,是他的宝贝女儿回来了。

“琳琳......”安渝欧还沉浸在父亲宽大而温暖的怀抱里,一个熟悉的声音又从房里传了出来。

“妈妈!”安渝欧从安逸凡的怀里出来,看着从里面出来的妈妈沈幽

“诶,我的琳琳终于回来了。”沈幽快步走了出来,一把搂过比自己高了一个半头的安渝欧。

“嗯,妈妈,琳琳回来了。爸,我回来了。你们的女儿回来了。”安渝欧窝在沈幽的怀里,开心地说道。

“咳咳咳,你们啊,真是的,先回家,回家再说。”看着安渝欧平安回来一家团圆,安逸凡也很兴奋,但是现在大晚上的,天色也不早了,站在门外拥抱倒也不合适。

再说他也心疼他的女儿,跑一天的路累了。

“嗯嗯嗯,琳琳,我们回家。”沈幽听到了安逸凡的提醒,便也觉得这样不合适,便放开了自己日思夜想的乖女儿安渝欧,拉着她往家走

安渝欧是他们的独生女,因为只有她这么一个孩子,他们给足了所有的疼爱。

但是,安渝欧却也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所以他们更加疼爱她。

“你这孩子,都说回来时通知我们一声,我们好去接你。结果倒好,你自己一人提着那么大的一个行李箱回来。”

看到安渝欧狼吞虎咽地吃着自己刚刚下好的面,沈幽有心疼有开心,想到刚刚在门口的大大的行李箱,沈幽不禁埋怨地开口

“就是啊,刚刚我还以为是小偷到咱们家了。你掏不出钥匙,不会按门铃啊。你按了门铃,爸爸妈妈自然会出来给你开门的。”

安逸凡也觉得安渝欧这次不说一声就回家的做法是不对的,表面上跟沈幽一唱一和,其实心里也是十分心疼自己的女儿的。

“爸妈,对不起。我只是想给你们一个惊喜,没想到没给你们惊喜,反倒给你们带来惊吓了。”安渝欧本是乖巧的孩子,听了二老的指责,自然是马上受教。

听到安渝欧的道歉,安逸凡夫妇便也不想在继续追究女儿的过错了,毕竟安渝欧平安回家才是最关心的,而且安渝欧这次回来果真给他们带来惊喜。

“琳琳,这回你找工作,不许离我们太远的。”二老颤抖着拿着安渝欧的学士学位证书,这回他们说什么都不想让自己的女儿远离自己了。

想到以前,他们每年都是望眼欲穿,盼星星盼月亮地盼着安渝欧回家,现在好了,总算是毕业了,她们可不希望她再次远离自己了。

“嗯,当然可以啦,这回我不仅带回一张证书,还带回我导师给我的介绍信。明天,我就可以拿着这封信去找离你们最近的工作了。”

因为安渝欧上进,进大学以后,任何大学生的陋习都没有染上,所以她的学业成绩出色。

又因为她也长的乖巧可爱,所以导师们便也喜欢她。

这回回来,她的确带了一封其中最疼爱她的导师的介绍信。

而且,这封信的工作单位就是本市。

“啊,那真是太好了,凡,我们明天准备一桌酒席给咱们琳琳吧。为庆祝咱们琳琳回家,庆祝她顺利毕业,庆祝她顺利找到理想的工作。”

沈幽一听安渝欧要回来这里工作的好消息,立马就回头跟安逸凡商量给他们的宝贝女儿庆贺的事。

“嗯,好,这绝对要办,我们明天就弄一个大餐给琳琳。”安逸凡宠溺地看着妻子女儿,对于这项要求他自然也是举双手赞成的。

“呵呵,谢谢爸爸,谢谢妈妈。”一室的欢声笑语,一室的温馨。

晚上,安渝欧给自己舒服地泡了个澡之后,便回到自己的小房间。里面的东西还是像年前离开的那副模样,就连摆的位置都没有动过。

爸爸妈妈不知什么已经将自己的行李收拾好了,安渝欧不用怎么整理,便可以安心地躺在自己睡了二十多年的床上。

床铺还是干干净净地,就连床头柜上的大镜子也没有灰尘,足以见得她的爸爸妈妈有多么爱她。

安渝欧心满意足地躺在大床上,脑海里竟是爸爸妈妈的关爱自己的片段,因为搭一天的车,的确是很累了,躺在床上没多久,就觉得意识开始模糊。

但是不知是哪里的灯光一直闪着自己的眼睛,即使是很疲乏的眼睛还是无法彻底闭上双眼。

安渝欧下床检查了一下床头柜上的夜灯,然后又看了其他的发光物,还是没发现骚扰自己的那束光。

最后兜兜转转,无力地躺会床上。夜很静,也很黑,但是窗外确时不时传来一两声虫鸣。

因为他们住的小区有一定的年代,所以外面的绿化带整的很好,自然到了晚上,这边会响起它们的交响乐。

窗外的交响乐一向都有,对于从小伴着这些睡眠的安渝欧根本就不成为困扰,但是今天,她却莫名地想要找找这声源,许是不知名的光源让她觉得难以入睡吧。

总之今晚回家,她总觉得自己忘了哪里。当然她自然不会大晚上的跑出自己的房间,再说她现在可是住的二楼,她只是想要那些虫鸣的具体方位。

窗户上的窗帘没有拉上,安渝欧抱着抱枕向窗边走去。从这里望下去,外面刚好就是小道,夜色里悠长地蔓延着。

安渝欧仔细聆听了一下外面的虫鸣声,忽然举得有一束光向自己投来。

她循着光望去,刚好是对面。对面二楼跟自己对望的小窗户里悠悠地发着一丝强烈的光,不偏不巧就散发到她的这一边。

那个小窗户很熟悉,熟悉到她忘了自己正在寻找虫鸣的声源。

对面那家是林沐家,跟安渝欧一家做了已经六年的邻居。

林沐,从安渝欧高中阶段,便成为她的暗恋对象。

但是碍于林沐的优秀,安渝欧很是自卑,所以一直将这份感情珍藏着。

看着对面发出的幽幽的光,安渝欧忘记了自己刚刚是想要做什么。只是望着,望着那个窗口。

四年了,从安渝欧上大学以后,便一直没怎么见到过林沐。

林沐当然每年也会回来过春节,但是他的工作一直很忙。即使回来,也是回来一起吃个年夜饭,转身便又投进工作中。

安渝欧也找过他,但是每年都凑不到时间,不是林沐晚一点回来,就是林沐回来时安渝欧已经在返校的途中。

但是,即便如此,安渝欧对林沐的感情依旧如初。但是,这种感情却从来不敢流露出来。

平常林沐不在家的时候,那个窗口基本上是不会有灯光的,难道林沐现在在家。

安渝欧在心底想着,既期待有害怕这些是自己的一个幻想。

最后,等到对面的等彻底熄了,安渝欧才木木地回到自己的床上。

‘沐哥哥,你还记得琳琳吗?沐哥哥,你是不是回来了?沐哥哥,你知道吗,我的心里一直住着个你......’本来回家是一件开心的事,但是一想到林沐,在快乐的心还是变得沉重了起来。

安渝欧这一晚在浑浑噩噩中睡了下来,做了一晚上的梦,梦中都是她跟她的沐哥哥之间的点滴。

评论
评论
发 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