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知瑶林幼仪小说名 幼仪佚名在线阅读

发布:清风下载网 热度:℃ 2024-02-12 17:14:00

《幼仪》 第一章 免费试读光芒绚烂而短暂,我重生在朝阳公主的赏花宴上。院墙后,隐约传来男女间的暧昧情话。“太子殿下,这些日子你可曾想过瑶儿?”那是表姐孟知瑶的声音,娇柔而缠绵。我下意识地停下脚步,手紧紧握拳。这声音,我再熟悉不过。一朝身死,我竟然回到了命运的转折点。太子的声音轻佻而放荡。“自然想瑶儿,日也想,夜也想,想得孤心都痛了。让孤摸摸,瑶儿的心是否也痛。”接着是暧昧的水声和娇啼声。我面无表情,快步走到门口,猛地推开半掩的门。“啊——”随着光线的涌入,与太子相拥的孟知瑶惊叫出声。两人衣衫不整,太子的手还停留在孟知瑶的衣衫内。孟知瑶不等我开口,便推开太子,跪了下来。“妹妹,全是我的错,请不要怪太子殿下。”她哽咽着,眼角眉梢满是风情,泛红的眼眸楚楚可怜。“求妹妹宽恕,我给妹妹磕头了。”她的额头刚要触地,就被太子搂住。太子一边安抚孟知瑶,一边皱眉看着我。“林幼仪,当着我的面,你就这么欺负你表姐?瑶儿身负凤命,本该做太子妃,却没有名分。我愿意将太子妃之位留给你,但你的行为,有太子妃的风度吗?”孟知瑶缩在太子怀里,楚楚可怜地落泪,眼中满是感激和依赖。“瑶儿顾及姐妹情分,绝不敢与妹妹争太子妃之位。只要能留在殿下身边,哪怕是无名无分,我也心满意足。”她又望向我,眼中闪过挑衅。“妹妹,求你高抬贵手。我身如浮萍,终于找到了依靠。我只求留在殿下身边,哪怕是个暖床的丫头,可以吗?”我面无表情地看着太子,他垂下桃花眼,抱着孟知瑶与我擦肩而过。明黄色的衣角从我手边掠过,带着刺骨的凉意。“幼仪,我送瑶儿回府休息,晚些时候再来看你。”我是启朝赫赫有名的林大将军的独女,林幼仪。孟知瑶,我姨妈的女儿,上一世,在我撞破他们的私情后,她也是这样装出一副可怜相,让太子对她百般怜惜,当着我的面将她抱走。那时,我紧咬着下唇,双手颤抖,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去,无能为力。毕竟,我是准太子妃,是京城贵女的楷模,生活在规矩和体统之中。东宫将来会有无数女人,我应该表现得贤良大度。而孟知瑶,她身负凤命,本应成为恒王的王妃,却因命格不合,恒王突然离世。人们都说,是我抢了她的位置。这太子妃,本该是她。恒王去世后,她千里迢迢回到京城,投奔林府,住进了我隔壁的院子。她以弱柳扶风的姿态和颠倒黑白的演技,暗中夺走了我的一切。在人前,她总是退后一步,表现得与世无争,仿佛一切都以我为尊,她只求一席之地。无人时,她却凑近我耳边,轻声说:“你怎么还不死?”“太子殿下说了,等你死了,他就娶我做太子妃。”她剪坏我进宫的礼服,让我出丑;摔碎皇后娘娘送的茶盏,将责任推给我;还淹死了我的波斯猫。最后,她在一场宴席上,让太子骗我说母亲病重,我急匆匆离开,却在半路被劫匪劫持。我试图用金钱和父亲的名号换取自由,但他们只是淫笑着,享受我的恐惧。我掏出簪子,宁死不屈,却发现连死都是一种奢望。数人***后,我被割喉,鲜血喷涌。我的灵魂飘在天际,看着自己残破的身体,满地的血,眼中满是绝望。劫匪将吓晕的丫鬟拖下马车,兴奋地讨论着孟知瑶会不会赖账。“等她成了太子妃——嘿嘿,想赖账?之前那些丑事,全给她抖出来!”我终于明白,这一切都是孟知瑶的阴谋。她从未有过凤命,只是谎称身世,只为争夺太子妃的位置。她渴望成为天下最尊贵的女人,为了权势,不择手段。而我,恰好挡在了她的路前。她便费尽心机,想要除掉我。不甘和懊悔如潮水般涌来,我苍白的灵魂几乎要流下血泪。微风拂过,吹乱了我的发丝,露出耳边的珍珠耳钉。仿佛有万丈光芒亮起,我眼前一黑,被吸纳进光芒之中。再次睁开眼,我回到了刚发现孟知瑶和太子私情的那一天。原来,世间真的存在重来的机会。

《幼仪》 第一章 免费试读

光芒绚烂而短暂,我重生在朝阳公主的赏花宴上。

孟知瑶林幼仪小说名 幼仪佚名在线阅读

院墙后,隐约传来男女间的暧昧情话。

“太子殿下,这些日子你可曾想过瑶儿?”

那是表姐孟知瑶的声音,娇柔而缠绵。

我下意识地停下脚步,手紧紧握拳。

这声音,我再熟悉不过。

一朝身死,我竟然回到了命运的转折点。

太子的声音轻佻而放荡。

“自然想瑶儿,日也想,夜也想,想得孤心都痛了。让孤摸摸,瑶儿的心是否也痛。”

接着是暧昧的水声和娇啼声。

我面无表情,快步走到门口,猛地推开半掩的门。

“啊——”

随着光线的涌入,与太子相拥的孟知瑶惊叫出声。

两人衣衫不整,太子的手还停留在孟知瑶的衣衫内。

孟知瑶不等我开口,便推开太子,跪了下来。

“妹妹,全是我的错,请不要怪太子殿下。”

她哽咽着,眼角眉梢满是风情,泛红的眼眸楚楚可怜。

“求妹妹宽恕,我给妹妹磕头了。”

她的额头刚要触地,就被太子搂住。

太子一边安抚孟知瑶,一边皱眉看着我。

“林幼仪,当着我的面,你就这么欺负你表姐?

瑶儿身负凤命,本该做太子妃,却没有名分。我愿意将太子妃之位留给你,但你的行为,有太子妃的风度吗?”

孟知瑶缩在太子怀里,楚楚可怜地落泪,眼中满是感激和依赖。

“瑶儿顾及姐妹情分,绝不敢与妹妹争太子妃之位。只要能留在殿下身边,哪怕是无名无分,我也心满意足。”

她又望向我,眼中闪过挑衅。

“妹妹,求你高抬贵手。我身如浮萍,终于找到了依靠。我只求留在殿下身边,哪怕是个暖床的丫头,可以吗?”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太子,他垂下桃花眼,抱着孟知瑶与我擦肩而过。

明黄色的衣角从我手边掠过,带着刺骨的凉意。

“幼仪,我送瑶儿回府休息,晚些时候再来看你。”

我是启朝赫赫有名的林大将军的独女,林幼仪。

孟知瑶,我姨妈的女儿,上一世,在我撞破他们的私情后,她也是这样装出一副可怜相,让太子对她百般怜惜,当着我的面将她抱走。

那时,我紧咬着下唇,双手颤抖,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去,无能为力。

毕竟,我是准太子妃,是京城贵女的楷模,生活在规矩和体统之中。

东宫将来会有无数女人,我应该表现得贤良大度。

而孟知瑶,她身负凤命,本应成为恒王的王妃,却因命格不合,恒王突然离世。人们都说,是我抢了她的位置。

这太子妃,本该是她。

恒王去世后,她千里迢迢回到京城,投奔林府,住进了我隔壁的院子。她以弱柳扶风的姿态和颠倒黑白的演技,暗中夺走了我的一切。

在人前,她总是退后一步,表现得与世无争,仿佛一切都以我为尊,她只求一席之地。

无人时,她却凑近我耳边,轻声说:“你怎么还不死?”

“太子殿下说了,等你死了,他就娶我做太子妃。”

她剪坏我进宫的礼服,让我出丑;摔碎皇后娘娘送的茶盏,将责任推给我;还淹死了我的波斯猫。

最后,她在一场宴席上,让太子骗我说母亲病重,我急匆匆离开,却在半路被劫匪劫持。

我试图用金钱和父亲的名号换取自由,但他们只是淫笑着,享受我的恐惧。

我掏出簪子,宁死不屈,却发现连死都是一种奢望。

数人***后,我被割喉,鲜血喷涌。

我的灵魂飘在天际,看着自己残破的身体,满地的血,眼中满是绝望。

劫匪将吓晕的丫鬟拖下马车,兴奋地讨论着孟知瑶会不会赖账。

“等她成了太子妃——嘿嘿,想赖账?之前那些丑事,全给她抖出来!”

我终于明白,这一切都是孟知瑶的阴谋。

她从未有过凤命,只是谎称身世,只为争夺太子妃的位置。

她渴望成为天下最尊贵的女人,为了权势,不择手段。

而我,恰好挡在了她的路前。

她便费尽心机,想要除掉我。

不甘和懊悔如潮水般涌来,我苍白的灵魂几乎要流下血泪。

微风拂过,吹乱了我的发丝,露出耳边的珍珠耳钉。

仿佛有万丈光芒亮起,我眼前一黑,被吸纳进光芒之中。

再次睁开眼,我回到了刚发现孟知瑶和太子私情的那一天。

原来,世间真的存在重来的机会。

评论
评论
发 布